自虐呀!自虐!半夜不睡覺打什麼文!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「呵......別急,聽我說吧。」雪月阻止我們的發問。

「我雖然已經奄奄一息,又被她打的半死不活,但是,可以說因禍得福吧!」

我們一臉的疑惑。

「那一年,我小四,從被水傾幻『占卜』的那天起,已經渡過了近四年的痛苦般的能力測試,但是卻始終測試不出什麼,後來,長老們終於知道,是水傾幻搞的鬼,她刻意的誤導方向,就是要讓我受苦。」

我閉上雙眼,難以想像那是什麼樣的折磨,比起我被困在這裡近三分之一的人生,他的四年,肯定比我難熬。

睜開眼就是無盡的折磨呀!

每一天都是地獄呀!

我感到我的眼眶有些許的濕潤。

「因為她的一時失控,長老們終於查覺她的不對勁,也由於她此次的失控,出現了讓她措手不及的結局。」雪月輕輕一哼。「在她狠狠的毒打我時,我發出了奇怪的聲音,我,那時很想死,但是我的身體不想死,所以,我被她激出了潛能,我催眠了她,我告訴她......」

 

「咳......妳什麼都不是!妳只是個沒人要的妒婦!」

那時,水傾幻瞬間呆滯,淚水流下了她無神的雙眼,她呆愣的直視前方,眼神空洞......

那一刻,從她的眼裡,我彷彿看到了她的心底有多麼沉痛......

我輕輕的摸上她的頭,我發現我能看見她的過去,我知道了我另一個能力,

就是,在一個人無意識時,我可以探知他的過去......

奄奄一息的我碰觸了她的記憶.......

 

雪月衝著我們一笑,天色是漸漸要露出曙光的樣子,所以,我們隱約瞧見他的表情。

「也許因為我那時傷的很重,身體自動將能力發出極限,連一些我們平常緊鎖在記憶深處,連自己都選擇忘記的事,都能看見......」

接著,他繼續說......

 

我看到了水傾幻的記憶深處......


那是一個小女孩,她總是偷偷的望著穿著打扮都很有教養的小男孩,

有一天小男孩發現她,友善的對她一笑,招呼她來玩,

週圍的人都嫌惡的看著那個小女孩。


這些小孩身上都有著家徽,本來圍著小男孩的人身上都是鏡中花,代表他們是本家的人。

小女孩身上卻是水中月,代表她只是分支的人。


忽然一個小男孩朝著小女孩的方向衝過去,他推倒了她,

小女孩愣住了,呆呆的望著這些人。

小男孩皺起了眉頭,並且開了口:「符弄,別這樣。」

被叫符弄的小男孩卻拿起了桌上的布,用力的擦著手,「分家的人,居然敢弄髒本少爺的手!」

週圍的小男孩們都紛紛站起,一人一腳的踢向小女孩。

小女孩瞬間就哭的涕淚縱橫。

 

「別這樣!」忽然小男孩大吼一聲。

大家都靜了下來,他走了過去,扶起了小女孩,

拿出了自己的手帕擦了擦小女孩的臉,並且為她拍拍了身上被弄皺的衣服。

他對小女孩一笑,並且說:「以後不準對分家的孩子那麼不禮貌!」

那一刻,小女孩看他的眼神轉為愛慕之情......

 

「我想,水傾弄並不想讓人知道這些記憶吧......」米粒皺起了眉,他對探人隱私沒有興趣。

雪月看了他一眼,「我並沒有把她的記憶告訴過別人,除了你們。而且,你們必需知道前因後果......」雪月深深的看著我們一眼。

於是我們只能點點頭,繼續探人隱私......

 

那一段,就到那裡為止,再來我看見的是......

 

那是中午時分吧,外面的太陽很大......

 

一個穿著貴族高中制服的少女,正嘟著嘴向另一個擁懶躺在體育館觀眾席上的男生抱怨著。

「于弄,你有沒有喜歡我呀!」少女這麼質問著眼前的男孩,男孩卻不想理會她。

這時,她撒嬌般的搖了搖男孩的手,「有沒有嘛~」

「有,我有喜歡妳......」男孩被搖的不耐煩於是回了這麼一句。

女孩聽到男孩這麼說,於是笑了出來,吻上了男孩的唇,但男孩卻推開了她。

「我是有喜歡妳,喜歡妳的風評,喜歡妳的身體,我記得,妳是可以玩免錢的吧?怎麼,想纏上我?」男孩不屑的望著女孩。

「你!你不是說有看到我未來,是會跟喜歡的人白頭到老,榮華富貴嗎?!那個人不就是你!」

女孩不死心的抓住男孩的手。「妳覺得,我會把能力浪費在妳這種誰都能上的『公車』身上嗎?我,只是玩玩而已。」

此時,女孩氣呼呼的想甩男孩一巴掌,但卻被男孩身邊的人阻止了。

「妳想打我?妳還不夠格。」男孩邪惡的一笑,對著剛才圍上來的五個男孩說,「她,就交給你們了,別玩的太過火呀!」

女孩的衣服被那群禽獸撕破,她仍在做垂死的掙扎,「于弄,我們不是好好的嗎?」女孩邊說邊阻止那一雙雙的狼爪。「別這樣對我,好不好?」

這時,女孩的身上只剩下殘破的衣服,她死守著她的底褲,雖然她愛玩,但是不是這種方式,而且沒有人會喜歡被惡意侵犯

 

愛玩,不等於願意接受不願意的惡劣侵犯。

 

「我告訴你,我們哈妳哈好久了!只是于弄說他還沒玩夠!」一個男孩跪在她的腿間,正在拉扯她的底褲,女孩死命的想抓住,這個男孩卻眼色一使,另外二個男孩便一人一手的抓住她的雙手,此時女孩開始有危機意識,意識到他們是玩真的,於是雙腿便使命掙扎,一不小心,踢到了這個男孩。

「幹!賤婊子!敢踢我!」男孩惡狠狠的賞了她一巴掌,打的女孩眼冒金星,此時另二個男孩抓住了她死命掙扎的雙腿,讓她呈現大字型......

一直在旁邊觀看的另一個男孩,用力的一扯,女孩的內褲碎成碎片.....

她的身體就這樣,赤裸裸的在一群狼的中間。

「幹!死力弄!你不會早點出手哦!害我被踢!」眾人的雙眼直直的盯著女孩的身體,口水都快流出來,不置可否,這女的長的夠正,身材夠好。

跪在女孩腿間的男孩猴急的一吼:「幹!我凍未條了!先上了!」他拉開了他的拉鍊,露出了他醜惡的東西,用力的往前一挺......

女孩尖叫出聲......

但是這些禽獸沒有人放過她,他們輪流踐踏她的自尊和身體。

這樣的殘虐無道的事持續了很久,當他們完事後,太陽已經西沉了,天色也非常的陰暗。


地上的女孩已經叫不出聲,這時,那個她愛慕的男孩走向她,扔了一套運動服給她。

「我告訴妳,別嘗試越過我的底限的。」男孩居高臨下的望著地上彷彿破娃娃般的女孩。

「......你不怕有報應嗎?」女孩的聲音十分乾啞。

「呵,我怎麼會怕呢?傷人,罪不致死,何況,我沒有傷人呀!我跟妳,是妳情我願的呀!」

「......」男孩哈哈大笑的走離女孩身邊,臨走前,其它男孩還踢了女孩一腳......

「......我詛咒你們,都不得好死......」

男孩聽到這句話,忽然臉色大變,他氣衝衝的走到女孩身邊,賞了她一巴掌。

「我改變主意了,去叫人來,玩死她!」

「玩呀!玩呀!我詛咒本家的人都不得好死!」女孩的聲音近乎瘋狂。


十分鐘後,來了好多人,好多男人......


另一個女孩流著淚的隱身在暗處,她望著那個在地上的破娃娃,她心裡傷痛不已......

那是她的妹妹呀.......


隔天,分家族長的二女兒的屍體被發現陳屍在體育館內。


全程目睹一切的水傾幻,知道最後『殺死』她妹妹的,只是一個非本家的人,所以,本家不會有人遭秧。

只是......

她望著現在在她面前流下男兒淚的男孩--花于弄,

一直說著道歉的話,

她靜靜的看著他,靜靜的落淚,

男孩不停的說是他沒保護好她的妹妹,

她看著他的表情,

她心裡的感受是複雜的......

她愛他.......

愛很久了.......


她知道身為『花與水』的一員,就必需揹負的命運。

她知道水于弄為何會忽然改變主意,要玩死她妹妹......


因為,她妹妹的能力,就是『詛咒成真』......

但是,詛咒別人是需要付出代價的,她一口氣詛咒了那麼多人,她付出了她的生命......

水于弄以為玩死她妹妹,詛咒就不會成真,

但是他錯了,願意付出越多代價的詛咒,就越可能實現,

付出了生命的代價,是一定會實現的......

她知道,當妹妹的第一段折磨結束後,她就已經決定付出生命來詛咒了......

所以,這個詛咒,一定會成真,只是不知道.......

會有多少人包在裡面。


接著,她的過往中參雜了一些其它的,

 那是她記憶裡的她腦中想法。

 

「姐!于弄答應跟我交往呢!」長的甜美可愛的少女拉著她的手,臉上充滿喜悅。

她的心抽痛了一笑,卻還是微笑的跟妹妹說:「于弄跟別人不一樣,他不會看不起分家的人!」

 

記憶飛略而過。


『姐!妳覺得我要不要告訴于弄我的能力和付出的代價有關呀?』

「這個等你們結婚在說吧!現在還是讓本家的人知道,你只是個二光詛咒師而已。」她寵愛的摸摸妹妹的頭,即使她的心仍會痛。

『哪有!人家只是不想付出大代價咩!』

「哼!那還不是配上我的『占卜』能力,妳才能知道什麼要付出代價,什麼只要隨口說說就好!」

『姐姐妳最好了!』水傾咒親密的抱住姐姐。

「妳沒再搞三拈四了吧!要好好對待于弄呀!」她輕輕的拍拍妹妹的背。

『沒有了,妳知道的,我愛玩,但是不愛那樣『玩』,那些只是為了詛咒而付出的代價。既然我有了于弄,我就不可能再付出那種代價了。』

「乖。」雖然心裡酸酸的,但看到妹妹不用再去做那些事,而且也有幸福,她覺得自己能漸漸放下這段近十年的感情了。


畫面逐漸模糊,而下一段逐漸清楚.......


妹,妳告訴我,該不該告訴爸爸這件事......」水傾幻在妹妹的靈堂前痛哭著,回應她的只有沉默。

「嗚......姐姐一直沒告訴妳,我有多麼愛他......」水傾幻摀住了臉,「就連現在,我也是對他又愛又恨......」

水傾幻沒注意到背後有人接近。

「小咒呀.......我到底該不該告訴爸爸妳真正的死因和那個『詛咒』......」水傾幻陷入深深的煎熬裡,忽然來人靜靜的跪到她旁邊,她嚇了一跳抬頭一看......

「爸......」

『小幻,當著小咒的面,告訴我,這是怎麼一回事。』爸爸的臉上有著痛失愛女傷,和沒好好保護愛女的痛,更有想知道愛女是怎麼死的恨.......


那一天的事,本家沒有人敢說出口,

因為沒有人敢承認,因為他們的『玩』,卻可能賠上整個『本家』


與此同時,分家卻在分家族長的極恨下,緩緩的推動復仇及奪權的齒輪......


雪月把這段說完,大家都沉默不語......

然後他故做輕鬆的哼哼小曲.......

但是沒人的心情輕鬆的起來.......

 

「哈......你們還想聽後續嗎?」雪月乾笑著。

「......可以不要嗎?」我無力的說著。

「我保證,這應該是最沉重的一段了!」雪月還舉起手,一副發誓狀。

「......」無言。

「......繼續吧......」阿呆無奈的開口......

 

這一段飛逝而過.......

到了他們高中畢業的那年,

距離那天,已經過了一年多了,這時分家的勢力已經大到不受本家控制了,

一來是因為水月族長的推動,二來是因為長期受到本家的欺壓,

所以,當族長密會要推翻本家時,分家的代表人物都一致同意,

尤其是當族長告訴他們,那個善解人意,為了讓本家得到利益,不惜犧牲身體換取詛咒成真的小咒,

卻被本家的人如此迫害時,大家都同仇敵慨,分家的實力本來就不弱,

只是一直礙於「身份」不敢踰越,但是,這一次,他們吞不下這口氣,

因為不是他們比人弱,而是他們一開始就被身份束縛住了.......


後來,本家的長老決定讓花于弄娶水傾幻,用來制止分家的勢力.......

那一天,水傾幻在妹妹的墳前,當著爸爸的面詢問妹妹,

她該不該答應,

妹妹給她三個聖筊.......

要她去復仇......


她偷偷的在心裡問了妹妹:「如果他肯好好待我,妳願不願意,原諒他?」

她擲了很久都無筊......

最後,妹妹終於給她一個聖筊.......


於是她嫁給了花于弄,但是,婚後花于弄卻漸漸露出真面目......

他雖然不敢動手打她,

卻也對她做了一件過份的事.......

 

「等等!你不是說接下來的不沉重嗎?」米粒阻止雪月說下去。

「哈!沒妹妹那麼沉重啦!」雪月乾笑。

「......」

「別這樣咩~」雪月求饒的說著.......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雪月篇果然夠殺我腦細胞的......

這篇是雪月(中),文應該有夠長......

擇日再打雪月篇(下)吧......【汗】

 

如果有錯字請別見怪,因為我都是直接打,完全無草稿的.......

而且現在夜深了,我懶的重看一次訂正了= =+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李小琪(Micky) 的頭像
李小琪(Micky)

騎士公主--琪是公主。

李小琪(Micky)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