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起來!起來!」

  「……

  「喂!快點給我起來!」出聲的人不耐煩的踢踢床上的男子。

  「唔!誰呀!」阿呆緩緩的睜開他的雙眼,至從羽凡死後,班代也離開了,時間輾轉過了幾年,他也成為萬應宮的新宮主,這幾年他的脾性收了很多,但是還是很討厭人家打擾他的睡眠,他總是希望,也許,或許,哪天會夢到「她」……

  只是這麼多年了,他總是失望。

  「誰呀!」阿呆揉揉雙眼,定睛要看床前哪個不知死活的人竟敢擾他清夢,但等他看清楚是誰,他差點從床上掉下來。

  「呃……」阿呆瞬間呆住。

  「很難叫哦你!」來人不客氣的一屁股坐在床上,晃著他的二條短短的腿,硬是把阿呆擠到床邊,「喂!有沒有水蜜桃呀!」

  「……祢是來跟我討水果吃的?」阿呆難以置信的瞪著眼前的人,更正,是神。

  「當然呀!不過我會報答你的!嘻嘻!實現你的願望哦!」祂笑嘻嘻的說著,還邊用二隻肥肥短短的食指頂住自己的臉頰。

  「……我沒什麼願望。」阿呆說完靜默了一下,但還是起身到廚房拿些水果來洗,洗好後端來給眼睛這尊貴客享用。

  「什麼呀!怎麼沒水蜜桃!過份!」祂不滿的說。

  「……不要拉倒,祢吃完可以閃了,我要繼續睡了。」阿呆也不客氣的把神擠到旁邊的竹椅上,害的神差點打翻手上的水果盤。

  「粗魯又無禮的傢伙!」祂生氣的說著,虧祂還來報好康的,氣歸氣,祂還是從盤裡拿了串葡萄來吃著,祂看阿呆一點也不想理祂,祂便自顧自的自言自語了起來。「呼,好想念水蜜桃呀!」祂連籽都沒吐就一顆一顆的吃著葡萄。「你真的沒有願望嗎?好歹我也吃了你的水果了,你真的不說看看嗎?」

  我的願望是不可能實現的,過了這麼多年,我還不明白嗎?在這浮沉的人世間,我絲毫感受不到任何一絲有關於「她」的線索,就是真的不復存在了,這樣,我還有什麼願望嗎?阿呆難受的想著,鼻子的中心似乎有點氾酸。

  見他一點都不想開口,祂拿起另一樣水果蘋果來嗑著,「還記得當年你的魯莽,我附身於那個姑娘身上,那時雖然事情解決了,而解決後我討了你們一點東西,但是也著實使她胖了好幾公斤,我良心有點過意不去,所以一直很注意你們的動向,直到你們出了那大事…….」蘋果啃完了,改啃棗子。「打從她的第一個同學喪生之後,我見你出手干預,便知大事不妙,尤其後來那位大佬的那一番話更是讓我心驚,我和她也算有緣,於是,我便手癢查了一下她的前世今生……

  「祢到底想表達什麼?!」阿呆生氣的坐了起來大聲說話,差點使的神嚇的從椅子上摔下去。

  「幹嘛那麼大聲啦!我只是想說,我終於查呀查的查到她的前世。」見阿呆有點興趣,祂趕緊趁機說,「幫我剝香蕉!」阿呆怒目瞪祂,不知道業火能不能燒死神?

  「喂!你不要亂想哦!我可是聽的到你心裡打什麼鬼主意!好歹我也當了幾千年的神了!」阿呆回給他「哼!」的一聲,便開始剝起香蕉。

  「喂!阿呆!你知道什麼人會沒有前世嗎?」

  「新生的靈魂。」阿呆沒好氣的說著,並且把香蕉塞給眼前的大爺享用。

  「喂!不要塞進我嘴裡啦!粗魯的傢伙!」祂瞪了阿呆一眼。「嗯!新生的靈魂,而王羽凡,沒有前世唷!」祂說完還嘿嘿笑了幾聲。

  「?」阿呆一臉的不解。

  「她不單單只是新生的靈魂,而是她呀!嘿!她本來應該也要位列仙班的。」

  「什麼!?!?」阿呆驚叫了一聲。

  「幹什麼這麼大聲啦!害我的香蕉掉了!」阿呆聽完趕緊又剝了根香蕉給神,還很恭敬的雙手奉上。

  「這還差不多!」祂快樂的咬下一口。「她呀!本來是七仙女最寶貝的七彩花裡的精靈,但是不幸的小仙沒顧好,在她該出生時卻讓她的魂掉落凡間,小仙為此還哭了呢!而七仙女當時還傷心不已呢!」

  「說重點!」阿呆緊張的大吼,卻被祂白了一眼。「來~吃香蕉。」大丈夫能屈能伸……

  「這箇中的奧秘你還不懂,笨吶!虧你還是有始以來法力高強的「高手」咧!」

  「……」敢怒不敢言。

  「看你態度不錯,我就說了吧!她的魂掉落凡間後,歷經了這一切,這也就是為何那些奇怪的東西都喜歡附在她身上,這麼奇特的魂當然並凡池中之物,她可是個最佳的容器呀!而七彩花,是可以實現任何人心願的花朵。當她在人世間在世的最後一個心願許下找到一條大家的幸福之路時,她有犧牲的幸福,而你卻只留痛苦。」祂忽然不說了,手還上下的揮呀揮的,阿呆瞬間會意,原來是討水果。趕緊又剝了根香蕉。

  「她的魂雖然滅了,但是也因此,留在天上的花體得已重新生長,並且,在前不久已經長好了。但是,在她長好的那刻,她開始大哭,仙女姐姐們為了安撫她,真是使盡了手段呀!唉~」祂感嘆的說。「她只是拚命的說,阿呆,阿呆,天上為此大亂,手忙腳亂的,但是沒人知道她過去十幾年落入凡間的遭遇,只有附過她身的我,因為追查而得知……

  「祢是說,羽凡沒死?!」阿呆驚喜的跳了起來。

  「她本來就不可能死,一個所謂的妖物和一把區區的業火,怎麼弄的死她。我想吃西瓜,你去切!」祂趁機卡油,阿呆又急又氣,又無可奈何,只能乖乖去切西瓜。

  過了幾分鐘,阿呆終於端來了西瓜。

「西瓜!你們這些凡人真討厭,每次拜拜拜西瓜,也不切一下,我雖然不用吐籽,但我也不想吃皮呀!」祂邊說邊咬了口西瓜。「嗚!好甜!我怕我以後再也吃不到了。」

……

「沒幽默感。」祂無言了一下。「後來,我終於找上門了,仙女姐姐們也終於知道她們的寶貝花精到底為何難過了。唉~問世間情是何物,直叫人生死相許。」

……

「你在人間受折磨的這幾年,她只是拚命的在天上哭,同時因為時間的關係,她的魂又重新在花中凝結,最近,她吵著要下凡,仙女們說什麼也不答應,但你沒聽過,她真的哭的很可怕,所以,仙女們無奈,也只能如她所願,讓她終於可以下凡了。」

「那她現在人呢?」阿呆急切的問著。

「這也就是我來找你的原因了。」祂神秘的一笑。

「?」阿呆一臉的不解。

「要給她一個新的身份,需要你們的幫忙……

 

**

 

  「阿呆,你找我來這幹嘛?」米粒大老遠的從台北趕回來,下星期他還要陪安出國找炎亭的遺骨呢!

  「班代,我告訴你一個好消息!」阿呆興奮的轉頭望向如今已經是個俊帥美男子的班代。

  「什麼事呀!對了!下星期我又要出國了,弄幾張有用的符來給我吧!」班代記得彤大姐交代的事,她好像又要重新裝潢她的「凶器」,叫他這趟下來台南記得多弄幾張符紙給她。

  「那不重要啦!我們什麼交情,一百打我也生給你。」阿呆揮了揮手。

  「嗯,那你找我來做什麼?」至從羽凡死後,阿呆已經很少找他了,更不用說用這種電話裡說不清楚,要他一定要南下來的大事。

  「我告訴你……」阿呆把昨天的事一五一十的說給米粒聽。

  「真的嗎?那祂有說羽凡要怎麼回到我們身邊嗎?」米粒一臉驚喜的說著。

  「有呀!所以我才叫你南下來幫我,你請好假了吧?」

  「不用請啦!我現在在休息,沒上班。那要怎麼做!?」米粒迫切的問著,羽凡,他們二個近十年的遺憾,終於可以回到他們身邊了。

  「祂說,要我們二個人,從這個地方出發,一南一北的向前行進,七天後,我們一人將會找到她的魂,一人將會得她的新軀體。」

  「那祂有說會如何知道嗎?」

  阿呆搖了搖頭,「祂只說,遇到了,就知道。」

  「事不宜遲,電話聯絡,走吧!」米粒說完站定了北方,而阿呆則是扔給米粒一個背包,並笑了笑的說,「會用到的。」接背靠著米粒,阿呆面向南方,二人開始向前邁進,朝向他們二人心中的希望。

 

**


六天以來,阿呆晚上仍會投宿旅館,這是神明說的,每天晚上六點到早上六點,一定要留在原地,待早上六點,再向前前進,另一端的米粒也是踏著相同的步調前進。

「今天就是第七天了!」阿呆站在旅館的門口,手持電話和班代通話中,眼裡看著手腕上的錶,等待六點的到來。

「嗯!終於來了!」話筒的另一端,米粒的聲音難掩興奮,二個人等待了這麼久,終於呀……

「記住,找到後,回到衣冠塚。」

OK!」

「六點了,走吧!」阿呆對著話筒的另一端說著。

「祝好運。」米粒回應,並收了線。

二人開始朝向最後一天的旅程前進,沿徒總是仔細的注意著,時近中午,阿呆走到一家店家要買瓶水,店主人聽到有人呼聲,快步走了出來,一見到來人,立即露出驚喜的表情。「老婆!老婆!妳看誰來了!」老闆娘在後頭聽見丈夫的喊叫,也趕緊跑了出來,看到阿呆也是一臉的驚喜表情,「終於來了!」老闆娘連忙把阿呆拉進店裡,「走!來後面!」阿呆一時無法理解發生什麼事,就這樣呆住,任由婦人將他拉到店後的住家。

「放手!」阿呆忽然想到他還在找羽凡。

「你不是在找東西嗎?就在這呀!」婦人仍然一味的將阿呆拉了進來,並且停在一間房間前面,「進去吧!」

阿呆心裡雖然有所疑惑,但想到神明有交代,不要反抗任何狀況,於是便拉開了日式的拉門,走了進去,入眼是七彩繽紛的花朵,還有在正中間躺著一個雙眼緊閉的女子。阿呆強忍住心中的震憾,走了過去,仔細端詳女子的面容。

婦人也走了進來,看著阿呆的反應,然後瞥向牆角,最後一朵花,也就這麼開了。婦人笑了出來。

「這個女人,是我的女兒,一年半前她忽然在睡夢離開我們,我們夫妻倆人傷心欲絕,後來,接連七天我們都夢到同一個夢,一個神明叫我們把女兒放在房間裡,並在四週擺上花的種盆,並放入土,等到花全開了,就會有人來帶走我們的女兒,然後我們就會有一個全新的女兒。這幾天,花開的劇烈,而我們女兒的面容,也自她離開的那刻起,起了變化。她不在像過去一臉病容,而是像這樣,容光煥發的,終於,就在剛才,最後一朵花開了,你也來了。」

「我們本來也不相信的,因為盆栽裡只有土,並沒有放入種籽,但是在那之後的隔一天,它們每天都會發出新的芽,並且,在第一朵花發芽的那一天,我發現我們女兒有了呼吸和心跳,雖然她不曾起來,但是花卻是不停的長,然後長出我們說不出名字的各種花,這些花不會謝,所以一年多以來,這個房間裡擺滿了數百盆的花,這間房間裡充滿花的香氣,而只要你關上門,門外卻聞不到任何味道……

「就這樣,我們懷抱著希望,直到這個房間裡再也放不下任何一盆花,而你,終於來了……

阿呆靜靜的聽著,並看著睡在花中少女的樣子,是他的羽凡。

「你們怎麼會知道是我?」阿呆還有個疑惑。

「這幾天,我們的夢中一直夢到她牽著一個男人的手,跟我們說,要我們把她交給你。」婦人給阿呆一個慈詳的笑容。

「我需要把她帶走,如果妳們相信我,過幾天,我會帶她回來,一個會動會跳的她……」阿呆靜靜的說著,而夫妻倆只是連忙的點頭。

「我們早就知道會有這一天,也一直期待你的出現,當她醒的那一天,記得要她來看我們。」老婆靜靜流淚倒在老公的懷裡。

「你們放心吧。我一直在找她,我一定會讓她變成一個新的羽凡。」

「嗚……老公,他果然是我們要找的人,我們都還沒開口,他就知道我們女兒的名字了……

「是呀……妳終於回來了。」室內的花一朵一朵慢慢的謝了。阿呆知道,這些花維持她的肉體不滅,只要靈魂順利回來,她就可以一直留下來…….

 

***


另一邊的班代,也正在努力的尋找羽凡,時間亦是中午,班代心裡開始有點慌,此時他來到一座公園,看到有個小女孩在叫賣水,他於心不忍,便拿出了皮夾,掏出二張鈔票跟小女孩買了全部的水。

「小妹妹,這些水我跟妳買了。」米粒拉起小女孩的手,並塞入了鈔票,小女孩看著鈔票,眼裡氾出了淚霧。

「大哥哥,謝謝你,我媽媽生病,我真的很需要這些錢,謝謝你。」小女孩哭了出來,米粒慌張於小女孩的眼淚,路人給了他幾個側目的眼神,他並不在意,他很早就習慣不在意旁人的眼神。

「妳媽媽怎麼了?」米粒喝了口水,這水有種甘甜的滋味。

「我媽媽生病了,我們沒有錢可以帶媽媽看醫生,我每天都對上天許願,有人可以幫助我們,可是都沒人要買我的水。」小女孩傷心的哭了。

「為什麼?」米粒疑惑的問著。

「嗚!因為我們家很窮,那些人都說我賣的水不乾淨,但這都是我和哥哥每天天亮去山上弄的山泉水,瓶子也都有洗乾淨,可是,沒有人願意買。」小女孩的淚拚命的掉。「大哥哥,你是第一個買我們的水的人,真的很謝謝你。」

忽然從遠處走來一個男孩,他氣呼呼的將小女孩護在身後,瞪視著米粒。

「你是誰!不要欺負我妹妹,我們不是好欺負的!」男孩抬頭瞪著比他高上許多的米粒,米粒哭笑不得的搖著頭。

「哥哥,這個大哥哥是給我們買水的。」小妹妹拉拉哥哥的衣服,並攤開手上的鈔票,哥哥會意了過來,連忙道歉。「對不起!對不起!」

「沒關係,你不用在意,你保護妹妹是很好的。」米粒笑了笑。「你們的媽媽生了什麼病?」哥哥一聽紅了眼眶,跪了下來拜託米粒。「大哥哥,你可以借給我們錢嗎?我們一定會還你,我媽媽病的很嚴重!求求你!求求你」小女孩也跟著跪了下來。米粒於心不忍,於是叫他們起來,並跟著他們回家,帶著他們的媽媽去看醫生,而孩子們的媽媽其實只是因為身體不好,所以感冒的症狀比常人嚴重,在給醫生看過之後,情況好轉,米粒也想起了他的任務,這樣弄下來,也花了他近二個小時,他塞給了哥哥一點錢,還留了電話,叫他們有事就打給他,能力所及一定會幫忙。哥哥感激的看著他,拚命說謝謝。米粒快步的跑出急診,而在醫院門口,小女孩難為情的拉住了他。

「大哥哥,謝謝你,為了報答你,我將我的寶物給你。」小女孩拉起了米粒的手。

「不用!不用!」米粒對小女孩淡淡的一笑,且急忙的要繼續向北找尋。但小女孩卻不放開他的手。

「這是我每天許願的寶物,結果天使真的派大哥哥來幫助我們,這是我跟哥哥在山上裝水時我發現的,很漂亮的寶物。」她說完就把寶物往米粒的手上一放,她放開了手,米粒定睛一看手上的寶物,驚訝的說不出話來。

「很漂亮吧!是七彩的!跟彩虹一樣」小女孩笑嘻嘻的說著。她給米粒的,是一根七彩的羽毛,羽毛宛著有生命的,在米粒的手上散發著溫暖的光芒。

「羽凡……」米粒的眼眶氾紅了起來。

「好了,我要去找我媽媽了,大哥哥,真的很謝謝你!」小女孩笑著跑進醫院裡。

米粒拿起了手機,播了組號碼,並攔了部計程車,「到台南萬應宮!」他對司機交代著,與此同時,電話通了,「喂!阿呆嗎!我找到了!!」話筒的另一端是興奮的回應。

 

**

 

當米粒帶著七彩羽到羽凡的衣冠塚,眼前的陣仗讓他吃驚了下,阿呆爸和阿呆媽,還有阿呆的伯父、伯母,甚至廟裡的婆婆還有阿蓮都來了,讓他吃驚是,連羽凡的爸媽都來了。

在羽凡的衣冠塚前蹲著一個男子,男子前面的土地上躺著一名少女,米粒向前走近,少女的面容他是熟悉的,他於是驚喜的跑了起來。

「東西呢?」阿呆不清楚羽凡的魂是幻化成什麼形體。

「哪!」米粒拿出了一個簡單的盒子交給了阿呆。阿呆打了開來,他看到時也是一臉驚喜,他伸手將裡面的七彩羽毛拿了出來,眾人看著那根羽毛,彷彿也感受到它散發出來的熱力,那是羽凡的溫暖。

阿呆直覺的將羽毛放在少女的胸口,並覆上了他的手。當他的手放開之時,那根羽毛已然消失,而遠在另一端的「羽凡家」,羽凡的父母看著最後一朵花謝了,他們的心裡很是著急。

一陣靜默,女子的睫毛有了動靜,掙扎了幾下,緩緩的睜了開來。

「羽凡!」阿呆驚喜的抱起了眼前的女子。

「唔!」她掙扎的推了開他,定睛一看,會意了是誰,她深吸了一口氣,以行動表達她的思念,用力的吻上阿呆。

「唔!好痛!妳怎麼還是這麼粗魯呀!」

「阿呆,你……你的嘴角流血了。」米粒這時心裡忽然感到一陣慶幸,忽然覺得當羽凡最喜歡的人,也許不見得是一見好事。

你在亂想什麼!我告訴安哦!

米粒的腦海裡忽然湧入了炎亭的聲音。

不要啦!我買一打的玉米片給妳!妳不要告訴她啦!

啡啡啡!好吧!我要巧克力口味的。

……沒問題。

 

眾人看見阿呆一臉的尷尬,還有羞紅了臉的羽凡,還有一臉無奈的米粒,都笑了出來。

這是許久不見的輕鬆快意。

 

**

  

「我覺得這件事妳得第一個知道。」阿呆沉默數秒。「我心裡有人了。」

風聲靜了下來,彷彿一種沉默與驚訝。

「我把妳的位置保留了十年,我想讓點空間給別人妳應該不會在意吧?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,但是我在意她的感覺跟高中時在意妳一樣。」他嘆了口氣,又搖搖頭。

「喂!你是在演哪部戲呀!」在羽凡的衣冠塚上傳來一陣聲音。

「對呀!你是在演哪部!」王羽凡也不客氣的回應。

「喂,小心呀!妳現在是孕婦咧!走慢點啦!」

「什麼?誰是孕婦?」王羽凡一臉的莫名其妙。「還有,你心裡又有誰了?」

還能有誰,還不就是妳肚子裡那個!

阿呆和坐在碑上的神靈一起無言的看著粗神經的王羽凡。

昨天乾媽跟他說,她感覺得羽凡的身上有股奇異的脈動。他看了眼羽凡,思考她最近的行徑後,終於得出,「她懷孕了」,這個事實。而身為孕婦的王羽凡,卻無半點自覺。

「嘻嘻!神經好大條!妳不覺得坐在自己的碑前感覺很怪嗎?」神笑了出來,看向覺得有點累而坐在碑前的王羽凡。

「阿呆!這胎要小心哦!又有人私自下凡偷玩,就在她的肚子裡。」

……這次是誰?」阿呆頭疼的揉揉太陽穴。

「你不會想知道的。」祂神秘的一笑。

「別忘了你答應我的事哦!」

「知道啦!知道啦!」阿呆邊說邊把一些種子植入羽凡的墳頭。

過陣子,墳頭的土鬆動了,發出了新芽,在過十年,這裡已是滿滿的果樹,一顆顆果樹,粒粒飽滿的水蜜桃,而在這幾年,萬應宮裡添了不少丁,當然,各各都是偷溜下凡令人頭痛的神明,從此萬應宮更加香火旺盛,成了名符其實的,有求必應宮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這是笭菁姐的書,她部落裡的新活動,禁忌的番外篇,由我所寫的番外篇部分,

跟貼在菁姐部落裡的不同,這是我有稍微修改過的,也把一些錯字修正了。

註冊了一個新的帳號來發。

這樣之後去菁姐那留言也方便多了(笑)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李小琪(Micky) 的頭像
李小琪(Micky)

騎士公主--琪是公主。

李小琪(Micky)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8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8)

發表留言
  • akechan
  • 很棒耶:))))
  • :)謝謝妳又來看一遍~
    之前我是打在WORD的~

    來到這又重編排了一次,
    不過還是有錯字未修正^^"

    李小琪(Micky) 於 2010/05/03 23:16 回覆

  • akechan
  • 不會啦~
    我覺得妳寫的比我好很多耶XDDDDD
  • 你寫的也很好呀~
    還是我喜歡的好結局~
    而且那時又很傷心,
    你的撫慰效應好太多了>"<

    李小琪(Micky) 於 2010/05/06 23:36 回覆

  • 蔡鴨子
  • 呵呵呵~~~
    琪琪寫的真好 比我好好多- 3 - (妳是羨慕還是忌妒啊?XD
    不過琪琪跟我一樣痞克邦就只放禁六番外說XD
  • 哈哈~
    我是為了去菁姐那留言才創的~
    我自己本身是用雅虎的部落格來寫心情日記的~
    所以這邊就沒什麼用了~

    ^^"
    不過妳如果真的要去投明日,
    記得也要放一些來試閱一下唷~
    真的要出時要通知一下啦~:)

    李小琪(Micky) 於 2010/05/16 00:30 回覆

  • 鴨子
  • 哈哈~~
    去笭大那裡留言的話要創痞克邦才比較方便嘛~~~

    好啊好啊~~~
    如果真的會出的話我再通知妳>///<
  • 疑~不知不覺,鴨子居然多發了幾篇文......
    我也要來趕一下進度=ω=

    可以寫生活瑣事嗎......(被歐飛)

    李小琪(Micky) 於 2010/07/07 23:31 回覆

  • -/- .
  • 我笑了:-)
    感謝妳彌補了我破碎的心XD

    我是路人甲0...0
    來這邊踏踏噢:P
  • 我是個失格的版主~
    很少來經營這裡=.="

    還是很3Q你~:)

    為了廣大來我家的網友(哪來的廣大......>"<
    我會多多來看的:)

    李小琪(Micky) 於 2010/07/07 23:30 回覆

  • akechan
  • 生活瑣事也沒什麼問題呀XD
    不過話說現在我有好多網誌啊XDDDD


    妳每篇都有看嗎:DDD
  • 我也有很多網誌,
    不過荒癈的也不少.......

    我沒有每篇看~(汗)
    但有空就會逛一下~
    說不定哪天就全看遍了~(眼睛一亮~)

    看。光。光......xD

    李小琪(Micky) 於 2010/07/12 01:54 回覆

  • a0zc88
  • 說不出的感覺@ˇ@

    一直在想未啥禁忌結局是這麼感傷,但你將結局修正,讓我覺得感覺不一樣,原本感傷得心情完全不見了,可能是我太容易融日劇情ㄌ八,看完你寫的結局,心情好多了.
  • 可是,有時候,釋懷以後會發現,
    原著作者寫的結局,不見得是不好的......
    的確,剛看會很難過,但多看幾次......
    唉~

    喜歡就好~^^"
    但是還是要提醒,原著的結局,才是真正的結局~

    李小琪(Micky) 於 2010/08/17 17:58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