尖刺

是刺向敵人

還是將你刺入我的心臟

你將隨著我的血液

在我心裡

川流不息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「初少爺,你也有今天?」開口的人臉上溢滿鮮血,看來是被打的頭破血流,但是人多示眾膽量大,加上他們包圍的二個人都沒有任何武器,一個是負傷,一個是女的。

「......」

什麼情形啦!白羽翔在心底吶喊,但也知道這種情形最好是別大呼小叫,以免引起注意!但是他非常不幸的,他的『美色』很快的就引起一群色魔的注意。

「喂!阿明,你看!」身穿藍衣的少年跑到手持棍棒,看起來像是帶頭的人旁邊,對他指了指剛才被男子所壓的白羽翔。

叫阿明的這時才注意到倒在地上的人,一身太陽國中制服,裙子上翻露出修長的大腿,雖然穿著四角褲但是別有一番風情,「正唷!」這種陰陽相合的美感引起禽獸們的注意。「今天運氣可真好!打倒姓初的,還附贈餘興節目。哈哈!」阿明得意了起來,等到把姓初的交給老大,他們還可以好好享受一下這個小美人了!

白羽翔並沒有注意到他已經成為別人眼中的飯後點心,他看著站在他前面,看起來負傷頗重的男子,問了句:「喂!你還好吧!」然後從地上爬了起來,拍拍身上的髒汙,哀憐的看了下他的晚餐,看來是不能吃了。

「......」男子並沒有回答他,而是攻向為首的那個人,男子的動作迅速,使的阿明愣了一下,然後男子一拳就擊上了他的臉,把他擊飛。

「幹!」阿明含糊不清的吐出這個字,看得出來下手的人出手極重,他被打飛後撞向牆面,跪坐在地,他用舌尖黏了黏口腔的血液,然後啐了聲,一口鮮血和著幾顆牙被他吐了出來,「幹!你打掉我的牙,我要你加倍還!」阿明憤怒的看著男子,但其餘幾名青少年都被男子的動作給嚇呆了,「媽的!你們還在發什麼呆!給我打!」

幾名青少年回過神,恢復天不怕地不怕的毛頭小子氣勢,一隻隻球棒就這樣往男子身上招呼,男子雖然閃過了不少,也回敬了不少拳,但是體力畢竟有限加上已經負傷,很快的就處於弱勢,藍衣少年舉起球棒往他身上擊去,就在這時候,白羽翔下意識衝了過去把初日瀧推倒在地,躲掉了飛舞而來的攻擊,但是,他沒想到因為這個動作反而激怒了幾名少年。

「幹!給我一起打!」阿明也顧不得點心是不是完好了,「反正等下也要玩,見血的更好玩!給我打!」棍棒飛舞而至,男子一把推開白羽翔,避開了幾下攻擊,卻仍被結結實實的打中右手,他的眉頭一皺,阿明見機不可失,便舉起手中的木棍往男子的腿上用力一擊,男子雖然掙扎的避開了要害,卻仍是棍棒擦過,這使的他眉頭皺得更緊。

幾個青少年見男子好像短期無法行動自如,棍棒的攻擊是更加放肆的如雨下,男子被打全身是傷,雙手還是緊緊的護住頭部,然後像昏了一樣的沒了動作。

「阿明,姓初的好像昏了!」阿明走了過去踢了男子幾腳,男子動都不動,接著他把目光移向被男子推到旁邊的羽翔,「哈哈!那就不急了,我們先和這個小美人玩一玩好了!」阿明猥瑣一笑,滿臉是血的他看起來比平常更恐怖。

「幹.......幹什麼!你們要幹嘛!?」白羽翔看著幾個向他逼近的少年,他雙手撐在身後向後退去,然後,巷子就那麼窄,很快的,他就摸到了牆避,他的心也涼了半截,十分後悔今天走暗巷,現在真的是叫天天不應,叫地地不靈了。

「幹什麼?她問我們要幹什麼嘿!」阿明囂張的一笑,「你們告訴她,我們要幹什麼呀?」

幾個少年也淫邪的笑開了,「幹什麼,當然是幹妳呀!」

「什麼?!」白羽翔還無法理解這句話的意思,阿明就忽然撲向了他,幾個男子等在一旁,他們明白阿明不需要幫忙,他要玩的是活生生,會掙扎的。「做什麼!?」白羽翔驚恐的一喊,阿明的身軀壓向了他,手扯開了他的領結,狼吻就要襲上,白羽翔一個偏頭,閃過了這個吻,阿明的吻就這樣親在他的臉上。

「媽的!好嫩的皮膚!」白羽翔感覺到有一硬物抵住他的腹部,他還來不及及應,阿明卻也顧不得脫掉白羽翔的上衣,就急忙的想脫掉他的四角褲,白羽翔用力的掙扎,阿明卻使一眼色,二個青年走了過來壓住了白羽翔的雙手,接著,他的四角褲被用力一脫.......

「......男的?」阿明和壓住白羽翔雙手的二名青少年都愣住了,看著那和他們相同的性器,呆若木雞。

「我本來就是男的!快放開我!」白羽翔更加用力的掙扎,但他的掙扎使的幾個少年回過神來。

「哈哈!男的也好啦!男的也可以用呀!老子還沒上過男的,你就當第一個吧!」阿明想翻過白羽翔的身軀,但白羽翔抵死不從,「幹,你給我乖一點!」阿明一個巴掌甩了過去,接著另外二個少年走了向前,一人抓住白羽翔的一條腿,將腿部往白羽翔的頭部拉去,白羽翔潔白的雪臀就這樣曝露在幾個少年的眼前,「媽的,沒見過那麼白的屁股!幹!他這裡怎麼那麼粉紅!」阿明淫叫了幾聲,「插這個一定很爽!」

「阿明,快點讓他見血啦!」幾個少年猴急的催促,等到阿明享用完就換他們了。

這個動作勾起了白羽翔某些黑暗的記憶,只見他瞪大雙眸,無助的發抖,直喊著:「不要......不要.......院長.......」

「院長?靠,你早被人開過苞啦?那老子就不跟你客氣了!」阿明先是甩了白羽翔一巴掌,然後憤恨的脫下褲子。

「不要!!救命呀!小樂!救命呀!學姐!」白羽翔激動的掙扎,阿明的四角褲也褪到了大腿上,接著他伸手摸了摸白羽翔的菊心,準備用力一挺之際.......

一根竹籤射了過來,不偏不倚正中阿明的命根子,幾個少年愣住的看著浴血而起的男子,他手上抓著幾根用來叉塩酥雞的叉子。

阿明慘叫了,幾個少年驚愕不已,浴血的男子像地獄的戰神,就像傳說一樣.......

那個打不死的夜之帝王。

 

男子手上的竹籤一一射出,擊中幾個少年的頸部,包括已經身中一支的阿明,幾個少年連聲音都還來不及發出就一一倒下。

一人一根,不多不少,接著他走了過去,看著還在恐懼中的白羽翔,他呈半跪之姿,輕輕的拍了下白羽翔的臉,然後白羽翔驚叫了幾聲,淚水泪泪而下。

不知為何,看著白羽翔的臉,竟使他.......

感到心疼。

他伸出手緊緊的擁住了白羽翔發顫的身軀,用自己的體溫平復了白羽翔驚懼的心靈,二個人就這樣靜靜的抱在一起,白羽翔的心靈平靜了下來,他閉上雙眼,說了句:「我沒事了。」然後推了推男子,但男子動也不動的,然後他意會到自己的四角褲還沒穿好,現在只有一片薄裙蓋住他的重要部位,他的臉紅了起來 ,「喂!我沒事,放開我吧!」他掙扎了幾下,男子仍舊動也不動,白羽翔有些微怒,使了點力扳開了緊箍住他手臂,發現男子已經是暈倒的狀態,「喂喂!你沒事吧?」男子被手臂被扳開後,倒向一旁,白羽翔扶住了他,讓他靠向牆臂,然後起身將褲子穿好。

他看了眼前的幾個倒臥在地的少年,他並非沒有經歷過這種殘忍的死亡,只是只用一根竹籤,他回過頭看一下昏迷的男子,知道了這個人肯定也不是什麼普通人。

「傷腦筋。」他一把撈過了領結,確認一下附近有無自己的遺落物,接著把塩酥雞拾起,紅茶是撿不起來了,他將梅子撿好,杯子撿起來,接著走到幾具屍首旁,將竹籤一一拔起,最後來到了阿明身邊,他看著這個剛才還想強姦他的男人,現在已經是個死人了,他並沒有報復之心,默默的抽起他身上的二根竹籤,在環伺一下現場,確認沒有任何證劇可以找到他後,他站在昏迷的男子前面,搔了搔頭。「唉.......」他無奈的將男子扶起,手從男子腋下穿過,扶住他另一邊的肩頭,「好高,好重......」他嘆了口氣,「好倒楣。」

 

月光靜靜的灑在暗巷,除了幾具屍首外,這裡已經恢復從前。「唉~會是大新聞吧!」白羽翔沉吟了下,攙著男子走向他的住所,「還好我沒跟學姐們住一起,是住樓上,藏這傢伙幾天應該沒關係吧?」他看了一下昏迷的男子,又嘆了口氣,「真倒楣!到處都是禽獸!」暗巷在往前走,有個十字的巷字,白羽翔轉了個彎,繼續走,快進入大馬路之際,他拖著男子往邊的一個小門一閃,這是一幢公寓,他住在七樓,學姐們住六樓,六樓和七樓有個小樓梯,不過學姐們平時並不會來打擾他的生活,他有時會覺得很不好意思,因為他一個人就住了一層樓,他走向偏門的逃生樓梯,看一下身後的暗巷,「接下來幾天別走這條路好了。」接著他往上一看,「沒辦法了!」他將男子扶上樓梯,含淚走向七樓。

大宅學姐們極重安全,所以逃生梯雖然沒有管制,但是要上樓時到了接續每層樓的位置還是有管制卡,從外面開是會有紀綠的,他將男子扶上七樓的樓梯,然後把他扔在那,整理一下衣著,然後將雞排和紅茶杯放好,步下樓梯,從另一邊的大門走了進去,跟管理員打了招呼,然後搭乘電梯上了七樓,然後再開逃生門將男子拖了進來。

「大功告成!」白羽翔把男子扔在客廳,接著鎖上六樓和七樓連接的樓梯之門,然後整理一下東西,步入浴室,開始洗去一天的辛勞,就在這時候,沒鎖的門把,被轉動了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李小琪(Micky) 的頭像
李小琪(Micky)

騎士公主--琪是公主。

李小琪(Micky)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