元素在發光。

 

即使見識過很多事的阿呆和米粒也不禁看傻了眼.......

雖然知道很多事,不能用常理解釋,但這.......

這是在拍科幻片嗎?

 

元素們的光芒轉弱,水於容緊緊抓住我的手,我看的出來她也十分緊張,我輕輕拍了她的手,

「我從來,沒有看過,元素們反抗的這麼厲害......」水於容的擔憂之情,溢於言表,「你,」她指了指阿呆,「幫幫他吧。」

阿呆一臉為難:「我的能力......」

水於容點點頭,接著拉拉百袋袋,「出來,萬應宮符水。」袋裡飛出了一瓶礦泉水,清澈無比,水於容將它打開。

從瓶水中飄出的味道讓阿呆和米粒瞪大了雙眼,這是怎麼回事?

這的確是符紙焚燒入水的味道,只是這瓶水是已經仔細過瀘過的.......

「其實,這件計劃,在我們把你綁來前,已經跟萬應宮的人商量過了,不過,大家決定不要告訴你,讓你自己做最後的決定。」水於容的聲音輕輕緩緩。

「怎麼回事?」阿呆的臉色沉了下來,連宮裡的人都有份。

「其實,我們是想借助你的能力,又想讓你聽當事人把事情講出來,所以才安排這一段,但是詳情,我也不是非常清楚,還是得問.......」水於容的話還沒說完,雪月忽然發出了聲悶悶的叫聲,之後元素急速退回鏡上,只是光芒又由弱增強,鏡裡的雪月眼神變了,他將鏡子放下,一一的掃視過我們,最後他的眼神定在我身上。

「贏了?」水於容問,那個眼神,是屬於催眠前的眼神,只是還差那麼一點,他單手握住鏡子,站起身到我身邊,把我的手牽起來.......

「阿呆,麻煩你,在我們外圍做一個水的結界,這鏡子雖然只是我用來催眠自己的,但是,在我催眠自己之前,我也催眠過......她。」雪月把看著阿呆的視線轉回我身上。「我要解她的催眠,但是,當我解除的同時,她身上的能力會全數回來,我需要你的結界擋住所有的力量回來她身上。」

然後雪月拿過我的小包包,把小包包放在旁邊,「另外,這個也需要做一個結界。」

我們有點疑惑的望著他,雪月不語,只是要阿呆先把一些水倒在包包的四週,「你應該也有感覺,你的能力有回來一點吧。」

阿呆點點頭,的確,從那個「派對」過後,他的力量的確逐漸回來。

雪月把鏡子往上舉起,鏡面朝下,「所以,你不用擔心你沒有能力做這件事。」他神秘的一笑,「先不用倒水,當我解開她的催眠後,我要你用盡全力圍起我和她。琪,妳的手也放在鏡上吧,這個鏡子的秘密,絕對不止是我的重度催眠。」

阿呆手裡提著水,聚精會神。

水於容從百寶袋裡拿出一條有三個圓的繩子,她叫米粒中心端綁在阿呆身上,另一端分別繫在她和米粒身上,接著又拿出六個腳環,她叫米粒戴上,自己也替阿呆的二腳分別繫上,接著她自己也戴上,米粒疑惑的望著她。

她笑了笑。

「好了嗎?」雪月望向眾人,大家都點了點頭,「阿呆,這是重責大任,無論你有什麼疑問,她,回復記憶和能力都會告訴你的。現在,請你相信我們,盡力幫助我們。」

阿呆輕輕頷首,雪月對他露齒一笑,「琪,和我一起,望向鏡子,妳要記住,妳要奪回,妳的能力。」

我緊張的望向他,實在是對於轉變有點手足無措。

「妳可以的,因為,這是妳出生時就已經決定的計劃。」雪月對我溫柔的笑著,「現在,看著鏡子。」我抬頭望向鏡子,鏡子裡的我逐漸變成另一個樣子.......

「姐姐,讓妳來倒數,等妳數到三,我會喊出『鑰匙』的名字,阿呆,當我喊出時,你就要奮力的做好結界,機會,只有一次。」雪月接著隨著我一同抬頭,看向鏡子。

「一、二、三!」

「以我風雪月之名,借助賀瀮焱之力!四象結界,破!」鏡子發出極強烈的光芒,地面開始震動,空間逐漸扭曲,雖然圓形的結界還是緊緊的定著,但是,我們卻逐漸看清結界的上方和四週的影像,米粒用力的拉緊阿呆的身上繩子,不讓阿呆跌倒,但他發現,這繩子的功用並非是讓阿呆不要受到地面晃動,因為,雖然地面晃的厲害,他們卻仍站的極穩.......

是腳上的環!

阿呆感覺力量似乎逐漸回到身上,他用力的向前跑,在我和雪月外圈起了一個水之結界。

「以我風雪月之名,盡我風雪月之力!催眠解除!能力盡回!水迷琪!」

我感到一陣暈眩,鏡子傳來的溫度熱的厲害,我心裡想放開,手卻抓個死緊,圓型的驅逐咒逐漸以我為中心縮小.......

米粒和水於容緊握著綁住三個人的繩索,阿呆全力的唸著咒語。

因為當雪月唸完第一段後,我們發現氣溫驟然下降,因為我們所在的並不是大地,而是在水中,一片廣大的海水之中,支稱這一切的,是那個圓型的驅逐咒,森林的範圍極速的進入水中,當它們一脫離驅逐咒後,就一棵棵的溶化在水裡,米粒死盯著這一切,有種回到巴東海岸的感覺......

「妳可以告訴我,這是怎麼一回事嗎?」米粒看向水於容。

水於容聳聳肩,雖然看的出來她也是一副緊張的樣子,「我希望你們別忘了,小月有個當代最偉大的魔術師媽媽,而我水家也有著許多奇奇怪怪的特殊能力,要製造出這樣一個空間並不難......」她越說越無力,「只是我也不知道,這種空間要消失的話,待在空間裡的那個感覺,會這麼不好.......」

「妳的意思是?」米粒兇狠的瞪著水於容,水於容縮了縮。

「這是我們族裡的第一個海底空間呀!」水於容抓抓頭,「雖然也沒有第二個和第三個了......」她怯怯的開口,沒辦法呀,這種情形下,嗚嗚.......

空間逐漸變小,大家的臉色越來越難看.......

「那妳還說,製造不難!」米粒氣急敗壞的大吼,簡直是拿命開玩笑!

「真的不難呀!只是要我們總想不起來,做出這個支持空間結界的是誰......」水於容抓了抓頭。

 

突然之間.......

啵。

『驅逐咒』破掉了......

大家驚恐的不能自己.......

 

雖然只是海水灌入,但我們很慶幸不是從上面開始破掉.......

水位逐漸升高,米粒發現,雖然他們都『浮在水上』,但是平衡感依舊超好,用走的也沒問題.......

水面下的結界發揮極特別的效力,我和雪月及我的包包都牢牢的定在地面上。

 

結界不再縮小,但是水卻還是一直灌入.......

 

「喂!我可以問一下,這麼奇特的地方,到底在哪裡嗎?」米粒一副死也要知道死在哪,還可以回去托夢叫人來打撈屍體.......

「咦!你們不知道嗎?」

「我們怎麼可能知道!」

「哦!對厚!這還在台灣的範圍啦!」水於容的聲音雖然也有著恐懼,但是還是力持震定。

「什麼?妳是說,我們根本沒離開台灣過?」

「是呀!」

「妳們未免也唬太大了吧!!」如果可以,我相信米粒現在一定很想往在場的『鏡花水月』的人的臉上用力的揮拳過去。

 

水位逐漸升高,終於蓋過了每個人的頭頂,大家憋著最後一口氣,視線往下看向還安全的在『水裡』的二個人,忽然之間,雪月的手離開了鏡子,我拿著鏡子,抬頭望向漂浮的眾人,我微微一笑,唸出了幾個單音,他們被從結界裡射出的光絲抓住,一個個的身上忽然都出現在保護膜,得以喘氣,接著我叫雪月走出了結界,在水中的他,身上也出現了個跟結界相連的身體膜。

我的週圍有著淡淡的光暈,身上的光絲一一牽住了雪月、阿呆、米粒和水於容。

「現在,我要讓你們知道,這個事件的真相。」我靜靜的開口,接著閉上雙眼,從哪裡,開始想呢.......

 

水中的四個人都輕輕的閉上他們的雙眼,淡淡的藍光自我身上依著光絲攀爬到每個人的夢裡面.......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李小琪(Micky) 的頭像
李小琪(Micky)

騎士公主--琪是公主。

李小琪(Micky)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☆
  • ♥♥♥
  • 恭喜猜中!

    李小琪(Micky) 於 2010/08/15 21:17 回覆

  • ☆
  • =)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