雪月清了清喉嚨,清清聲音,其實我一直覺得,他的聲音有著特別的感覺,很容易說服別人的感覺......

 

「我呢!是個催眠師。」我們點點頭,這個已經知道了。

「但是,我不是自願走上這行的。」我疑惑的望著他,他聳聳肩,「我,算是『孤兒』吧!」他的聲音,聽起來有種對孤兒一詞不屑的感覺。

「孤兒?是指沒有父親?」米粒轉過頭來問著。

「沒有爸爸?呵呵......」雪月自嘲的一笑,「我有,只是名義上沒有,我是私生子。」

我們聽他這麼說,都沉默了。

「我曾經也有很快樂的童年,那時我『父母健全』,只是當我上小學後的某一天,一男一女的高年級生,帶著一群人來找我,他們把我帶到泳池邊,甚至......」雪月嘆了口氣,「把我逼到了泳池邊,逼我跳下去成人池裡。」

我們倒抽了口氣。

「後來,你們猜的到吧?」雪月又露出了事不關己的表情,那表情使我迷惑。

「他們是......你的兄姐吧。」阿呆的語氣是肯定的,這種事,其實真的也不少。

「是呀!雖然他們不想承認我,我也不想承認他們。」雪月看著我的表情,接著他嘆了口氣,「那之後,我不相信任何人。」

我哀傷的看著他。

「那時我才幾歲呢?人,總是如此殘忍,對付弱小,是不會手軟的。」雪月悠悠的說著,「因為那件事,曾經,我很怕水,見到水就會害怕,但是我們那個私立的貴族小學,是要求游泳的,我不敢下水,踏上泳池邊那濕滑的地板,我就感覺暈眩,我見到每個人臉上嘲笑的表情,我見到師長臉上不屑的表情,我知道,我不受歡迎,我是個,不該存在的人。」

我用力的牽著雪月的手,試圖給他一點力量,他沒有放開。

「我曾經,回去求我的『爸爸』,求他讓我轉學,我不想待在那,但是,曾經對我和藹可親的父親,卻變了張臉,他冷然的推開了我,告訴我這就是身為他兒子,身為花家人的命運。」

聽到花家人三個字,米粒跟阿呆都吃驚的望向雪月,雪月聳聳肩。

「對,我本姓花,那是父姓,我媽媽才姓風。」雪月又露出那事不關己的表情,「花家,是個很神秘的家族,說神秘,倒也還好,我們的家徽是鏡中之花,分支是水家,分支的徽章是水中之月,意思是,鏡花水月,虛幻之意。」

「我的,大媽嗎?」雪月對這個詞頗為疑惑,而後又聳肩,「她是我父親的原配,是分支家族的族長之女,但還是聽命於本家,我想你們也許聽過她的名字吧!水傾幻。」

「水傾幻?那個水傾幻。」

「是呀!那個政商名流的入幕之賓呀!」雪月不屑之情溢於言表。

米粒和阿呆露出有點不敢置信的表情,雖然有點不同,但是『花』家,也是個近乎神話的家族,遇到不能以常理解釋的事,就會想到台南的萬應宮,而說到西洋算命、催眠、特異功能,就自然會想到北部的鏡花水月。

可以說,前者是中國宗教代表,後者就是西洋的宗教代表。

而水傾幻,正是此代的掌權者,據說......

「我爸,還沒死。」雪月淡淡的說著。

「咦?不過媒體不是公佈,花于弄早就過世了嗎?」米粒不解的問著。

「那只是,那女人,放的消息而已。」雪月一副在說別人的事的樣子。「花于弄並不是真心想娶水傾幻的,而是,嗯......商業聯姻嗎?反正水家的勢力日漸龐大,而本家卻沒有像水傾幻那樣的人才,於是他們想出了聯姻政策,加上,水傾幻本來就對花于弄有愛慕之心,於是,他們自然而然的,結婚。」雪月頓了頓,「但是,如果花于弄可以就這樣過下去就好,偏偏他不甘心如此被家族玩弄命運,於是,在跟水傾幻生下花家繼承人後,他就離家出走了。」

「所以,遇到了,你母親?」

提到了母親,雪月的思緒彷彿飄遠了,「她,是個堅強又溫柔的人,一個人在台北打拚生活,雖然她沒有長的很漂亮,卻擁有獨特的魅力,在我心中,她曾是無可取代的。」

曾經......?

「的確,花于弄遇到了我母親,風依依.....」

「風依依?」這一個名詞又再次讓米粒和阿呆吃驚了。

「是呀!當代最偉大的魔術師呢!」雪月露出嘲諷的臉。

「他們的相遇,不是偶然,而是人為。」

我們都沉默不語,看的出來,回憶對雪月來說,是沉重的負擔。

「花于弄想找一個人,可以代替他對抗花家。於是他找到了我母親。那時她只是一個在酒吧表演魔術的女孩,但水于弄一眼就看出她的才能。」雪月被我握著的手,反過來握住了我,「他想找一個可以替他對抗花家,而非一起對抗的人,我不知道你們知道不知水于弄的能力?」雪月詢問著阿呆和米粒。

而他們搖了搖頭。

「也是,那算是機密吧!他的能力是,『預見』,他可以看到一個人三次的未來。」他嘆了口氣,「但是這種能力,是有壽命的,也許是一百個人,也許是一千個人。他看到我母親的未來,是個足以對抗花家的另一個『神話』,而她將會生出一個,擁有特殊能力的小孩,所以,他取代了那個本來應該成為我父親的人。他改變了很多人的命運,因為這樣子的改變,玩弄別人的命運,他的能力壽命遭到天罰,極速縮短,再也不能使用,風依依成了他預言的最後一個人,他知道他沒有別的機會和選擇,所以他使勁的把我和我母親推向那條他的報復之路。」

聽到這,大家卻一句安慰的話都說不出口。

「然後,他把我送進了我的『姐姐和哥哥』就讀的學校,看著知道我的存在而發狂的水傾幻,看著我被欺伍,然後,看著為我求情,希望我可以轉校的母親,她曾經,站在我左右的......」雪月嘆了口長長的氣,「可是,為了愛,她卻願意犧牲我,她走上了那條復仇之路,帶著我一起。」

「那之後,我過著非人的生活,每天面對發狂的水傾幻,她瘋狂的占卜想改變未來,呵呵......」雪月輕笑出聲,「在我第一次進入花家大門時,擁有準確占卜能力的她在我『爺爺』的命令下,為我占了卜,結果卻令她的小孩的地位岌岌可危呀!」

「於是,她惡毒的告訴花家族長,因為她的占卜是不能說謊的,否則會漸漸失去準確性,她說,『雪月的確有能力,但是還需要很多測試,來喚醒更多的能力。』,那之後,我天天接受著那不能忍受的能力測試,她在我一次被能力測試的差點送命時,她單獨來看我,看著奄奄一息的我,她惡毒的一笑,她對我說......」

 

「我知道你的能力,但我不想說,你的確還有其它潛能,所以,我不算說謊,我就是要讓你知道,我不會讓你那麼容易,得到應該屬於我的孩子的一切,你只是個私生子,只是個雜種!」


看到她氣憤不已的表情,我笑了......

 

雪月說到這還笑出了聲。

 

然後她質問我,笑什麼?

我說,既然妳那麼恨我,幹嘛不殺了我,那樣我們都快活呀!

她瘋狂的把我從病床上扯起來,一臉猙獰的告訴我,她不是不想,而是不能,

我靜靜的看著她的臉,跟她說:

說什麼為了小孩,多愛小孩,為小孩著想,還不是不想失去妳自己的能力。


憤怒衝昏了她的理智,她面對我的嘲笑,惡狠狠的毒打那個已經快死的我......

 

「也許你們不知道,他們的能力和阿呆你們的有點不同,他們不能觸犯天命,也不能違抗已經註定的事,傷人,改變命運都罪不致死,頂多失去能力,但是殺了人,特別是有天命的人,是最糟糕的,嚴重的話不謹會失去能力和生命,甚至會禍延子孫,甚至是下輩子。花家人......」雪月先是沉默,後來終於還是決定說出花家最大的秘密。

「花家人,是能『借魂』的,他們的靈魂不停的在花家輪迴,我們不知道這世天命盡的人下世會投胎到哪裡,但是無論在哪,都會在花家裡輪迴著,那叫『借魂』,意思是,他們的靈魂,都是向天借來達成使命,再次輪迴著,雖有富足的生活,卻沒有輪迴的自由。也許你們會疑惑,怎麼有人會願意為了財富、地位、名聲犧牲永世的自由,甘心被束縛?」雪月冷笑。

「這些人,都曾經是歷史上窮兇惡極殺人無數的人,在花家的地底有個密道,裡面放著每個人『輪迴』的過程,他們都曾經是要入地獄服刑千百世的人,但是,上天給了他們一個機會,讓他們能『輪迴』,只要不停的替上天做事。這種情況下,失去自由就不算什麼了。」

「但是,只要觸犯了天,玩弄『天命』,能力就會被收回,這一世結束後不會再『輪迴』,而是要回去服刑。花家和水家,都絕非善類。而他們都要到死前的那一刻,才會知道上一世是誰,然後此世的名字,被刻在自己的『輪迴』裡。」

「你也是嗎?」阿呆沉重的一問,真是個金玉其外,敗絮其內的家族呀!

「我?我不是呀!」雪月輕輕的笑著,笑裡有著藏不住的愉悅感。

「可是,你不也是花家人?」

「我不是說了,我是被改寫的命運?而且,我本身,就是個不確定因子呀.......」雪月的語氣裡,有著一種快意.......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這是雪月篇(上)......=.="

殺掉我不少腦細胞了......

 

能不能一天不發文吶~~~~>//<

為什麼我那麼自作孽吶~~~~~~~~(吶喊~~)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李小琪(Micky) 的頭像
李小琪(Micky)

騎士公主--琪是公主。

李小琪(Micky)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akechan
  • 越打越順了XD

    (我好喜歡這首歌哦ˊˇˋ♪
  • 我也很喜歡這首歌>//<

    是呀,越打越順,也殺死不少腦細胞了=.="
    不過,看到妳這樣回,我很想繼續殺腦細胞,
    把續篇寫出來......

    這好像有點偏離萬應宮了,
    行銷P要不要考慮幫我出書呀!
    那我會寫的更賣力的!

    行銷P:妳賣憨眠!

    (淚)

    李小琪(Micky) 於 2010/08/11 01:28 回覆

  • 雨晴Star
  • 囧.....
    我都看到糊塗了!
    「的確,花于弄遇到了我母親,風依依.....」
    「水于弄想找一個人,可以代替他對抗花家。於是他找到了我母親。那時她只是一個在酒吧表演魔術的女孩,但水于弄一眼就看出她的才能。」
    哪個姓氏才是對的=ˇ=''
    1.水于弄、花依依
    2.花于弄、水依依
  • 我常常把姓式打錯......

    花于弄

    水傾幻

    風依依......

    李小琪(Micky) 於 2010/08/13 01:17 回覆

  • 雨晴Star
  • (拍肩
    加油!雨晴支持你啊!
    會不會是寫作寫到糊塗了> <?
  • 是因為人名太多了= ="
    打的很順就變那樣了.......
    我會修改=□=

    李小琪(Micky) 於 2010/08/13 01:18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