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復一日,今天的夜晚又來臨了。

阿呆一樣和我瞪大眼瞪小眼,

誰是大眼?誰又是小眼?

癈話,

當然是我的大眼,瞪他的小眼......

我現在可是外國人吶!

 

今天,氣氛有些許不同,

巫婆,今天大概會出現,

以前她從來沒那麼久沒出現,

午後,她派了隻貓頭鷹告訴我,

晚上她會來。

 

阿呆看的懂我們的文字,

他難得搭理我跟我說,

英文是他們從青春期學校就會教育的一種外國語文,

學校,那是我從來沒有去過的地方。

我纏著阿呆,要他多說一點關於學校的事,

阿呆難得雅興,說了些關於學校的事。

 

他說,他有一個很要好的朋友,

阿呆說他們一起做過很多事,

他說了一些學校教育,

然後他還說了畢業旅行的事,

他難得興致來的說呀說,

但是,當畢旅結束,

他那間旅館的同學,

只有他們三個人活下來。

 

我好奇的問他,三個?

另一個人是誰呢?

 

他沉默了。

 

「另一個,是那個,"羽凡"嗎?」

當我脫口而出,他惡狠狠的瞪了我一眼,

我知道,我踩到他的底限了。

 

沉默在空氣中流動著。

 

「嘿!」巫婆不知不覺得,悄然的來到窗邊。

阿呆仍是沉默著,我也不敢跟他說話。

最近,我好像比較懂人情事故了。

 

「瑞普琪,妳到底,把我教妳的那些,試驗過了沒?」巫婆笑的猙獰,阿呆的眉頭皺了起來,而我一臉的問號。

「嗯?哪些?」她教過我很多呀!到底是指哪些?

「就,床上技巧。」她說的一點都不含蓄。

阿呆瞪大了雙眼,不敢置信的望著我們。

「......沒有。」我更不敢看阿呆了,因為就算我不看,我也可以感覺得到他凌厲且想置我們於死地的眼神。

「沒有?為什麼?」巫婆怪叫了幾聲。「妳不是一直很想試試嗎?」她的聲音裡,極力的傳達她的不悅,但是好像還帶了一點點不尋常的緊張,但是隨後就被她隱藏起來,我沒有發現,但阿呆的眉頭皺的更緊了。

「嗯......」我偷瞄了阿呆一眼,他回我殘忍的一瞪。

 

「原來......原因是因為你呀......」巫婆怪笑了起來。「如果問題不是瑞普琪,那就好辦了。」

「什麼意思?」阿呆冷冷的問,他說的是我們的語言。

「呵!你的弱點,可真不少了。」

「什麼弱點?」我也想知道阿呆的弱點,說不定知道了,他對我的態度就不會那麼糟糕了。

「嘿嘿......」巫婆又再度怪笑了幾聲,她走到阿呆身邊,用瘦長的食指勾起阿呆的下巴,那指的力量看似不大,卻有股不容許阿呆拒絕的力量。

「哼!沒了法力,還敢那麼囂張呀!」巫婆的手指狠狠的刮了阿呆的臉一下,劃出了一道血痕。

阿呆沒有因為吃痛而叫,他看向巫婆的眼神,是這麼的大無畏。

「很不錯的眼神嘛!不過,我倒要看看你能這麼無所畏懼到什麼時候。」

「哼!」阿呆冷哼了一聲。

「除了真愛之外,你還有很多重視的人吧?例如,你的爸爸?你的媽媽?」

「他們不會受你威脅,而且,你也動不了他們。」

「嘿嘿......你忘了,我有狸貓嗎?」巫婆輕視的看了阿呆一眼,一副他搞不清楚狀況的樣子。

「妳!妳最好不要打他們的主意!」

啪!

巫婆狠狠的甩了阿呆一巴掌,阿呆被打的頭歪向一邊。

「不要打他!」我衝過去,擋在阿呆面前。

巫婆看了我一眼,然後她好像明白什麼似的,扯出一個詭異的笑容。

「你,最好給我小心一點,不過看在瑞普琪的面子上,我不會動和你有血緣關係的人。」

正當我和阿呆都鬆了口氣時,她接著說......

 

「不過,我記得,你好像還有一個好朋友吧。」她惡意的朝阿呆一笑。

 

「妳想幹嘛?」阿呆警戒的看向巫婆。

 

「我答應不動和你有血緣關係的人,但是,不表示,我有答應過不動其它的人。」

「妳這是什麼意思!」阿呆站了起來,他比巫婆高上許多,巫婆有點顧忌的唸了幾聲咒語。

 

瞬間,一道屏障隔住了我們,阿呆被困在牆前,動彈不得。

我的心口,有種難受的感覺。

 

「小子!你最好搞清楚,你到底在誰的地盤,你以為,你還是高高在上的"宮主"嗎?」

屏障的另一邊,阿呆困難的咒罵幾聲。

 

「放過他。」我難受的忘著巫婆。

她用眼神在我和阿呆身上來回。

她又露出詭異的笑容。

接著,她騎上掃把,躍上窗口,看向夜空,在轉頭望了我一眼,然後看向阿呆,

「我記得,你最要好的朋友,長的也很好看吧!嘿嘿嘿!瑞普琪,下次我會帶新寵來的。」

她雙腳一踏,飛了出去,阿呆身上的屏障,也隨著她的離開,而鬆了開來。

 

「阿呆,你沒事吧!」我關心的向前。

「滾開!不用妳假腥腥!」阿呆用力的一把推開了我,結果因為反作用力,我們二個都倒了。

阿呆撞上了牆,他痛的皺了眉。

「啊!」阿呆那一下,推得真的很用力,我飛到了櫃前,額角撞到了櫃子的其中一個金邊,鮮血滴了下來,我趕緊讓頭離開櫃子。

阿呆的臉上飛略而逝了一絲愧疚,但他並沒有來關心我。

我手撫上了額角,慢慢的起身走到了椅旁,坐了下來,慢慢的拿起桌上的布巾,擦拭傷口,等到疼痛感比較不明顯後,我連忙扯開一個笑,說了句:「啊!都怪我太不小心才會受傷,哈哈!」

阿呆低下頭,但他仍舊沒有道歉。

 

唉......

也許他認為,我也是共犯吧.......

唉......

傷口抽痛著,我想著撞上金邊櫃子時那瞬間的感受,好像有種被吸住的感覺,好像裡面有什麼東西,想抽我的血一樣......

我搖了下頭,凝視那金邊小櫃,發現那小金邊上,有個極細的凹槽,血流順著小槽往下,雖然量不多,卻也到達了地面,形成了個小血珠。

不管它,應該沒事吧......把上面,擦一擦就好了吧......

 

遠處,在這圓型驅逐咒外,還有一個四方隱形咒,此刻,四柱咒語的其中一個柱,卻悄悄的消失。

可惜的是,這根柱子代表的是塔的後方景像......

而這面,卻是......

 

海。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下一個,快登場吧~

其實這本來是短篇的吶......=.=我打算10篇就結束,

看樣子,可能會多拖個幾篇了吶>"<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李小琪(Micky) 的頭像
李小琪(Micky)

騎士公主--琪是公主。

李小琪(Micky)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akechan
  • 米粒(推眼鏡
  • 呵呵~
    下一篇,小米粒要登場囉~:)

    李小琪(Micky) 於 2010/07/25 21:20 回覆

  • 鴨子
  • 其實我昨天有夢到你打新的一篇
    我夢到你把米粒也打進去-/-
    結果這一篇真的出現米粒的名字
    我還夢到炎亭去救米粒也順便救了阿呆-/-
  • 炎亭不會出現,
    這的時間點設定,是炎亭進入輪迴後囉~
    幹嘛夢到我>///<
    暗戀我......xD

    不過,我沒放過真人照,
    所以,請不要想像我的長相,
    怕妳失望了~哈哈哈>"<

    李小琪(Micky) 於 2010/07/25 21:21 回覆